路清晨茫然看着四周,发现她在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梳洗。”李溯宇离开卧室,“喀嚓”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早餐的时候,路清晨发现李溯宇的眼神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看她,每当她的眼神望过去,他又会飞快别开。

    李妈妈把一杯牛奶放到路清晨面前:“清晨,眼睛肿得像核桃哦。是不是被溯宇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啊……”路清晨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溯宇最近忙着交女朋友,冷落了清晨!”李妈妈把一块涂上奶酪的面包放到她手里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这样的话,清晨也去找个男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李溯宇嘴巴一撇:“嘁,妈你就别费心了!没有男人的眼光会这么差!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懂什么!我们家清晨是很漂亮的!”

    路清晨只是更深地低下头,沉默着。他们都不知道,因为……

    “老师,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?我的病情你暂时不要通知我的家人好吗……我,因为是借住在他们家,不想给他们添太多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你的病是生死攸关的大事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们能不能……联系到……我的亲生爸爸?”

    比起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惶恐,她更害怕看到李溯宇一家伤心的表情。他们对她那么好,可是她却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真的没事吧?”李溯宇的脚踏车停在她面前,“上来,今天我载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状态怎么自己去学校,不想出车祸就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!”

    路清晨绕过他,他追上来,路清晨又绕过他,他又追上来……反复几次,李溯宇恼火了:“路清晨!”

    路清晨咬住唇,她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缠人,我都说不用了啊……你,去接你的女朋友吧,就像以前那样无视我就好了。请你……不要再挡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埋着头刚朝前走了几步,又被追上来的自行车挡住。

    李溯宇吹着口哨:“好酸啊。你不会在吃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声音都变调了,喂,你到底在介意什么?”他猛地伸出手,一把攉住她的下巴抬起来。

    路清晨从眼睛里滑出晶莹的泪水,猝不及防地落在他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李溯宇一愣,好久,才勉强地牵动嘴角,扯出个无奈的笑:“……至于吃醋到哭吗?我跟她其实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溯宇,大笨蛋!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!”路清晨拿开他的手,朝后退步。她的眼睛紧紧地锁着他的脸,目光眷恋,好像希望能以此将他的印象锁入脑海中一样。突然,她惊醒过来,折身朝相反的方向逃离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天气进入盛夏的6月,同时也意味着期末考即将临近。

    李溯宇斜坐在窗旁,嘴唇紧抿着,目光深邃幽暗。风从洞开的窗口吹进,掀起他衬衣一角,他整个人显得飘逸又忧郁。

    一只拳头落在他肩上:“不得了啊,一脸失魂落魄。”

    李溯宇下意识要收起手里的东西,被陈瑞眼疾手快抓在手里:“什么玩意,护身符?”

    李溯宇皱着眉,眼神飞快瞟了一眼路清晨的座位,嗓音低沉地喊:“拿来!”

    “这上面绣的‘溯宇’……可真够丑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阵争抢,护身符的袋口被拉开,一张相片从里面掉出来,飘在地上——是一张李溯宇和路清晨的合照,背面写着“李溯宇,要加油哦!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陈瑞揶揄地笑着,李溯宇一拳揍在他脸上:“找死啊,滚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滚滚滚。”陈瑞走了几步,又回头问,“你脚踏两条船,别晕船啊,让我这种帅哥对南梦有机可乘。”

    李溯宇不感兴趣地冷哼一声:“嗯,半个月前你就应该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半个月前就分了?!”

    李溯宇叹气,想起分手时南梦的话:“李溯宇,在你的心里我从来就不是意义特别的存在……跟你在一起,我一点被疼爱的感觉都没有。比起我,就连跟你住在一起的路清晨都让你在意得多!”

    他怎么会不在意路清晨……

    他们从小就在一起,她总是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,遵从他的命令。在他的意识里,她会永远这样跟着他,眼睛里只看得到他的背影。是以前幸福太唾手可得,所以他不懂珍惜?

    他以为她一直会是他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就在这时教室门被推开,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走进来,身后紧跟着班主任。一瞬间班里的视线全都落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走到路清晨面前,路清晨立即站起来,中年男子把手搭在她的肩上,什么话也没说地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路清晨跟了出去,头低着,好像承载了千斤的重量。

    李溯宇的肩膀又被打了一拳,陈瑞把脑袋凑过来问:“那男人是谁啊,路清晨的爸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她哪来的爸。”李溯宇望着路清晨空了的座位,困惑地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微风抚起碎花窗帘飞扬,办公室里格外安静,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老师目光局促,声音迟疑:“路清晨,这是你的爸爸路子昊先生。他听到你的遭遇后感到非常难过和自责,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你的存在。他今天来,是带你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路清晨低着头,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鞋面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没有勇气看那个男人,她真的很不想离开李溯宇,离开李爸爸李妈妈和这个学校。她的心口翻滚着浓郁的哀伤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不得不离开。

    良久,她仿佛下定了重大决心一般,点头:“谢谢老师,我知道了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8) 不代表新不小说网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