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超级太子爷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(大结局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一秒记住【新不小说网 www.ttqingqu 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叶钧没想到,他听信系统的话,竟然直接导致陈国芸睡了三天三夜还未见醒转,更让叶钧困惑不解的是陈国芸竟然以闭眼状态时而哭时而笑,他不是没想过进入陈国芸的梦境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,可却被系统阻止了。

  当然,系统也解释了陈国芸的这种现象,大体是因为陈国芸竟然融入了梦境的角色当中,不再是以上帝视角观看,而是灵魂身心一并融入到叶钧的记忆当中。

  这个解释吓了叶钧一跳,好在系统提到一旦叶钧经历时光倒转那一步,因为记忆中断掉,那时候陈国芸就会醒来。不然,叶钧压根就无法保持镇定的心态。

  在陈国芸昏迷的这段日子,新一年的高考也在烽烟四起的进行当中,当问到堂姐去哪时,叶钧只是告诉陈国玲安心高考就好。

  到了第四天,陈国芸还是没有醒转的迹象,但叶钧看了整整三个小时,见陈国芸自始自终脸上都透着一种酸楚与痛苦,他知道,陈国芸怕是在梦境中再次遭遇到车祸死去,如今看到的,是她不在他身边时,他堕落消沉的样子。

  回首那段往昔,叶钧本不欲再让陈国芸去经历,但面对陈国芸的误会,叶钧也只能出此下策。

  “再做一遍吧。”

  面对叶扬泰期待的目光,已经结束高考的叶轻柔跟叶轻袅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就开始做着高考的试卷。当然,这里不是高考战场,战斗已经在今天下午的时候结束,如果让叶轻柔跟叶轻袅再写一遍,更多的原因是为了核实一下分数而已。

  尽管这个方法比较笨,但却最能够评断出最后的总分来,就算语文的作文部分会有所偏差,但基本上不会差五个分数点。基本这个年代的考生对于文言文只停留在翻译或者理解的程度,但老叶家走出来的人,却是拿捏有序,比白话文还要透彻几分,所以分数断然不会低。

  当陆陆续续把考卷写完后,叶钧、顾仁芳、徐德凯以及一些老师就开始对试卷进行批改,最终的成绩出乎众人意料,叶轻柔的总分高达六百八十四分,而叶轻袅稍稍逊色一点点,但也拿了六百五十二分,这两个分数已经稳稳进入重点线,甚至于叶轻柔搞不好还能拿下今年的文科状元。若是再算是少数民族加的二十分,进入燕京大学也不是问题。

  当得知自己的分数,叶轻柔跟叶轻袅都哭了出来,这是一年多来的奋斗,无数个日夜废寝忘食才得到的结果,这让人羡慕的外在,旁人是读不懂这里面的艰辛的。

  顾仁芳第一时间跟南唐大学的校长通了电话,得知叶轻柔跟叶轻袅的身份以及分数后,南唐大学的校长可是笑得合不拢嘴,一个劲的保证只要填志愿的时候选择南唐大学,那么座位就绝不会跑掉。至于喜欢什么样的专业,到时候再内部调配,这不是问题。

  “我姐呢?”陈国玲显得有些沮丧。

  “怎么?考砸了?”叶钧若有所思道。

  “没考砸,应该说正常发挥吧,不过上不了重点大学,估计只能混混二本了。”陈国玲有些失落,但这个成绩倒是出乎叶钧意料。

  “瞧你这样,别看不起人,我确实没你厉害,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们就喜欢拿你来充当书面教材,听得耳朵都起茧了。”

  叶钧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,江陵一中拿他说教也在情理当中,不过听一次两次还好,说得多了搞不好还可能激起这些学弟学妹们的抗拒心理,想到这,叶钧脸有些黑了。

  陈国玲可来得去管叶钧怎么想,疑惑道:“我姐呢?”

  “出差去了。”叶钧心不在焉道。

  “少来,我去了趟研究所,刘所长告诉我,说姐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,说是你给请的假,让我来找你。”陈国玲狐疑的看着叶钧。

  “唉,商业机密,你别管这么多,你姐很快就回来了。”叶钧有些心虚,但还是能保持最基本的镇定。

  “好吧。”陈国玲嘟着嘴想了一下,就伸出手来。

  “干什么?”叶钧愣了愣。

  “你也知道平时我都住学校的,伙食费都是芸姐给的,又没时间去打工,也就没钱了。这次高考结束,大家打算去外地旅游,所以…”

  看着陈国玲这吞吞吐吐的样子,叶钧顿时明白这丫头是来管自己要钱的,暗道难怪找陈国芸找得这么急。

  “好了好了,钱我给你,你姐回来的时候,我会转告她的。”

  叶钧从钱包里取出一张信用卡,这张卡原本是他打算送给叶轻柔跟叶轻袅以后去南唐大学时用的,这张信用卡的额度是每个月能支取两千块,原本以叶钧的身份,大可以给额度更高或者无上限透支的卡,不过他担心叶扬泰不用,只能把卡的额度调低,这样老叶家的人就能接受了。

  “这卡以后就送给你了,记住,每个月的总额度是五千块,但取现只能两千,别乱花钱,不然你姐知道了我也得跟着遭殃。还有,路上小心点。”

  “没问题,我就知道姐夫人最实在了。”

  陈国玲接过信用卡后整张脸都笑眯眯的,说了没几句就离开了,叶钧也暗暗松了口气,同时担心的看着清岩会所里某间关闭着的房门。

  又过了三天,陈国芸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,只是眼角的泪痕更多了,这让叶钧很难过,可又不能唤醒陈国芸,不然搞不好就会让陈国芸永远迷失在梦境之中。

  在煎熬的半个月的等待中,陈国芸终于醒了,期间叶钧自始自终都没离开过,一直守在陈国芸身边。

  “你…”陈国芸显然还分不清楚梦境跟现实,她脸上呈现出疑惑不解之色,良久,才试探道:“小钧,你看得到我?”

  “芸姐,你说什么傻话?”叶钧搂住满脸疑惑的陈国芸,轻声道:“梦也该醒了,芸姐,你现在知道我,到底有多爱你了吗?”

  “小钧,我…”陈国芸任由叶钧抱着,她皱着眉,似乎在整理着混乱的思路。

  “我,我头好疼…”忽然,陈国芸捂着额头,这可把叶钧吓了一跳。

  “叶先生,别急,陈小姐正在整理昏睡前的记忆。”系统提醒道。

  听到这话,叶钧才稍稍安下心来,可另一层复杂的情绪却衍生了,那就是,陈国芸会不会还不肯原谅他?

  不过,叶钧这层担忧显然是多虑了,只见陈国芸好一会才抬起头来,认真的看着叶钧,然后眼眶都红了,她猛地扑到叶钧怀里,道:“小钧,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也没法分辨哪些是真的,哪些是假的,不过,我知道,你爱我,你真的爱我。”

  “芸姐,其实,你所经历的,都是真实的,尽管有些东西看起来似乎很玄乎,但这并不代表它不存在。”

  叶钧搂着陈国芸,轻声道:“但这一切都不重要,我只希望芸姐明白,没有你的日子,我心如刀割,度日如年。”

  “我明白。”正如叶钧说的,有些东西看起来似乎很玄乎,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,尽管陈国芸还是无法理解这里面的奥妙,但既然叶钧一番话似乎都在暗示着他知道她的梦,那么,陈国芸心思聪慧自然也不会继续问下去,因为在梦中长达七年的煎熬里,她已经不想再跟叶钧分开了,一刻都不想。

  每天晚上,看到叶钧在钢琴边弹奏着伤心的乐曲,陈国芸总会哭红着眼,不断重复喊着:叶钧,小钧,我在你身边,你看不到我吗?

  这种日子,她经历了整整七年,对于她死后叶钧跟苏文羽的**关系,她也看得很淡,至于叶钧出入花红酒绿的各种**,她也不介意,只是难受,因为她清楚叶钧之所以这么堕落,完全是无法忘记她,无法从她死去的现实中清醒过来。

  “小钧,你身上的秘密,我知道,但我不会说出去,我会替你守着。”良久,陈国芸似乎有些累了,她缓缓闭上眸子,迷迷糊糊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“芸姐,我相信你。”叶钧将陈国芸平放在床上,低声道:“或许我有些自私了,但这样的芸姐,才是我心目中的芸姐。”

  对于陈国芸的出现,苏文羽并不吃惊,相反的,她还主动跟陈国芸聊天,似乎有种默认陈国芸地位的味道。

  叶钧清楚,苏文羽同样经历过了那个梦境,她当然清楚在梦境中,或者说在叶钧记忆中,陈国芸对叶钧的意义到底有多深。在陈国芸面前,她甚至有种沦为配角的感觉。

  不过,陈国芸对于苏文羽也深有好感,甚至隐隐有着愧疚,要不是她,苏文羽也不可能沦为一个影子,被叶钧伤透了心。好在,她在梦境中看到了一个美好的结局,不然,肯定会数落叶钧,替苏文羽出头。

  两个女人都没有掀开在梦境知道彼此的事,不过由于有了这么一层原因,彼此间就更容易的相处了,甚至有那么点自来熟的味道。

  叶钧看见两女相处得这般融洽,也是暗暗松了口气,当说起来岛上的时候,陈国芸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,她是真的不愿意再跟叶钧分开了,或许对叶钧而言,眼下的陈国芸只是昏迷了半个月而已,可对陈国芸来说,绝不仅仅是跟叶钧分开七年那么肤浅,而是那种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天人永隔,而是明明站在你面前,却无法让你知道我的存在。

  对于叶钧的三个孩子,陈国芸也没有太多的情绪,对她来说,能够跟叶钧在一起,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。她很坚持,坚持不给叶钧生孩子,只想把茜茜、浩浩跟杨杨当作自己的孩子,叶钧也不得不应允,但这不代表他就真的答应了,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而已。

  一年复一年,陈国芸已经辞去了研究所的工作,与苏文羽一道替叶钧管理着ETL公司,如今众女也得见过了,除了莫莹莹跟方璇执意不肯搬来岛上,其他与叶钧有关系的女人,诸如杨静、郭晓雨等女也都在岛上有了归所。

  防癌抗癌的药物研发并没有因为陈国芸的离去而终止,以刘启星等人的热情,不断改良新一代药效更全的药物,尽管癌症的病例以为很多,但由于这种药物的出现,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癌症的死亡率。

  世界各国的医学机构不断邀请刘启星等人到他们国家,或是开研讨会,或是想要挖人,前者还好,后者的话确实有部分人耐不住高薪的诱惑离去,不过由于涉及商业法规跟合同的原因,所以能给这些国家的医学机构提供的帮助并不是很大。

  面对这种挖人的行为每天都有发生,不过叶钧等人并不在乎,相反还看得很开,因为最新的财年报告,ETL公司年利润已经达到两百亿美金,比去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三。娱乐无极限跟港城时尚周刊也在稳定有序的上涨当中,至于航通公司,更是迈入到南北一统的局面,南信跟北通无论在名气跟影响力都无法跟航通比较,这多亏叶钧最初的发展战略,以及抢先跟南韩合作,率先迈入ADSL宽带网络。

  如今,钱对于叶钧,真的已经只是个数字的原因,凭借着九七年港城金融风暴收购的上百块地皮、铺面,以及ETL国际部跟工业部的年利润产值,在今年的福布斯排行榜上再进一步,以总身价三百八十亿美金一举将阿尔布雷希特家族踩在脚下,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三,与排名第二的股神巴菲特,只保持着不到三十亿美金的差距。

  用盖茨先生的话说,叶钧若要夺走他全球富豪第一的位置,只需要什么都不做,轻轻松松喝一年的茶便可。

  可叶钧停得下来吗?面对网络时代各种暴利,他如何耐得住寂寞?

  比方说,首款问世的智能手机,以及与盖茨合作研发的第一代智能手机系统——Eternl。

  当各国的硬件开发商还在追逐ETL公司的脚步时,这款智能机在今年的洛杉矶科学技术峰会上,再次出尽风头,叶钧四年前在媒体上的言辞,今年也终于兑现。有专家称,这款智能手机若是上市,将会给叶钧带来至少二百亿美金的收入。

  同年,已经是司法部副部长、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白华辰得到党组织的肯定,被调入京纪委,担任京纪委副书记一职。

  相比较白华辰的一飞冲天,叶扬升倒是显得不愠不火,但也朝前迈入一大步,目前担任南唐市市委书记一职,正是进入省委常委领导班子。

  至于董素宁,四年前就已经卸下担子,转职当着好外婆,每天有着孙子孙女喊着奶奶,我渴。奶奶,我饿。董素宁就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至于叶钧的日子,就过得轻松惬意了,每年除了定期要前往美利坚,参加共济会总部的会议,以及前往岛国,给伊势神宫的神主们用一用梦回千里,其他时间,几乎都待在岛上,或者跟莫莹莹以及方璇待一阵子。

  五年后…

  “爸爸,爸爸,弟弟不乖,他又偷偷跑海里抓鱼了,还说今天要逮一只大鲨鱼。”叶茜茜红着小脸喘着气道。

  叶钧一听乐了,如今已经八岁大的叶茜茜早已从小婴儿变成小女孩了,咋看之下已经有了美人胚子的风姿,等长大后肯定要比苏文羽更加明艳动人。

  不过奇怪的是,叶钧的容貌还是跟几年前一样,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有时候惹得杨静跟白冰都犯嘀咕,她们总在担心衰老什么的,可看着叶钧这怎么都不老,也是卯足了劲搞护肤养颜,幸亏叶家财大气粗,可供她们挥霍十辈子都花不完。

  “姑姑!放开我!”不远处,传来奶声奶气的抱怨。

  叶茜茜吐了吐小舌头,插着腰道:“弟弟不乖,姑姑教训得对。”

  小璃拎着叶皓,撇撇嘴,还是那娇小可爱的娃娃脸,眼下她气呼呼道:“你呀你,怎么比姑姑小时候还调皮?”

  说完,小璃还轻轻在叶皓脑袋上敲了敲,吓得叶皓忙不迭用手抱着头,喊道:“姑姑,姑姑,我不敢了,我保证,下次顶多去祸害森林里面的大虫。”

  “哼!里面也不行!小心那些大虫一口把你给吃了。”小璃被叶皓给气得不轻,如今已经大学毕业的她,早就搬到岛上过日子了,不过每次都管不住调皮的叶皓,反倒经常被叶钧给气到。

  至于小氺,直接被郭晓雨给领走了,说是让细心的小氺在基金会里帮忙,而叶轻柔跟叶轻袅,早已有了各自的事业,或者说,是为了梦想吧。她们借助于基金会的帮助,专门到各个贫困地区做公益事业,今年还被网友们评委年度最美女孩。不过,外界并不知道叶轻柔跟叶轻袅的身份,对外也只是用化名,担心被别人知道她们跟叶钧的关系。

  “小皓,如果你不听姑姑的话,再调皮,我可就告诉你妈去了。”叶钧故作威严道。

  谁想叶皓压根不吃这套,朝叶钧扮了扮鬼脸,然后又无辜道:“爸,大姥爷都说姑姑小时候比我还顽皮,我可别姑姑小时候乖多了。”

  叶钧愕然,小璃则愣住了,一旁的苏文羽跟陈国芸笑得花枝招展,连最镇定的王三千也是喝了口茶差点就被呛到。

  “好呀好呀,皮痒痒了不是?”小璃阴阳怪气的把叶皓搁到地上,然后摩拳擦掌起来。

  叶皓怪叫一声妈呀,然后撒腿就跑,一边跑一边朝不远处的叶扬升跟董素宁喊道:“爷爷、奶奶,救命呀,姑姑要吃人了!”

  “别跑!臭小子!”小璃气得直跺脚,撒起腿来就追了过去。

  看着一大一小闹个不停,叶钧摸了摸身边的叶杨,叶杨似乎并没有被旁边的响动骚扰,依然慢条斯理的轻抚着古筝。如今的叶杨,小小年纪,却有了一种就连董文太跟胡庸春都为之惊叹的古典气质,这还要归功于一个女人。

  “杨杨,这里太吵了,跟我到山上去。”

  这时候,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依然是十年前初见的那般清丽脱俗,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,她,便是杨怀素。

  看着叶杨乖巧的跟在杨怀素身后,小小的身影抱着那笨重的古筝,步履有些蹒跚,却死死紧咬牙关,陈国芸跟苏文羽都露出怜爱之色。

  “因为有你们,所以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。”

  叶钧望了眼如今生活的小岛,这里早已在胡有财的建设下,成为一处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,看着眼前一幕幕的温馨和谐,叶钧有种说不出的畅怀。这,不就是他十年前的心愿吗?这,不就是时光倒转前,无数个日日夜夜在悲伤中向上天祈求的奢望吗?

  陈国芸跟苏文羽都露出会心的微笑,叶茜茜嘟着嘴,一副不懂的迷糊样,她只是将脑袋靠在苏文羽怀里,好奇的看着站起来面向大海的叶钧。

  陈国芸跟苏文羽都清楚,叶钧如今才是活得最开心的,因为只有她俩才懂得叶钧不为人知的另一段过去。

  事实上,真是如此吗?

  “师傅,您经常说活在现实,但更像是活在梦里,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”叶杨好奇的看着杨怀素。

  杨怀素淡淡的笑了笑,然后轻轻一垫脚,就飘到山崖边上,背对着叶杨。

  她眼角的余光仿佛能透过千山万水一般,望向叶钧的方向,良久,她如玉般的俏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嫣红,暗道:我的梦,已经是现实了,这,就是我昔日的梦。这样,挺好…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8) 不代表新不小说网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