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带着人直接进了京城,大燕的文武百官看着形势知道大势已去,也不再做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带着少帝跪在城门口向南诏王投降。

    更是亲自开了城门,恭迎南诏王进京。

    白玉带着人直接进了皇宫,这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,现如今却是成了真。

    看着金殿前的玉阶,面上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   而金殿之上的龙椅上,太后盛装华服端坐其中。

    领着白玉进宫的大太监总管魏公公,看着太后竟然还坐在龙椅之上,当即怒喝道:“大胆,竟然敢坐在龙椅上,当真是不想活了么!”

    说着便想上前去将太后给拉下来,却是被太后喝住:“放肆!我是大燕的太后,你敢动我!”

    闻言看着已为太后的秦贵妃,华蓁心中说不出什么感受,当初她心心念念就是这个位子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坐在这个位子上,却并没有如她想象那般好。

    现如今兵临城下,旁人要将她从这个她想了念了一辈子的位子上拉下来,倒是叫人觉得有几分可怜。

    太后也注意到了华蓁,似是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,顿时笑了起来:“华蓁,我没想到最终还是输在你的手上!但是那有如何,就算是死了,我也是大燕的太后,而你别想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你聪明果敢有勇有谋,手中还有两万天策军和八万宁家铁骑,十万的兵马握于掌心,无论是谁登基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。华蓁你且等着,我死了,下一个就是你!”

    太后说完站起身来,直接朝着旁边的金龙柱撞了过去,鲜血顺着她脑袋的伤口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她的身子,也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白玉看着触柱而死的太后,回头看了眼华蓁,眼中的神色很有些隐晦。

    华蓁没想到秦贵妃竟是恨她如斯,特地等在这,就是为了说这番话,还让新帝疑心。

    魏公公赶紧派人将太后的尸首拖出去。

    萧怀瑾和华蓁也出了宫,直奔丞相府。

    七月将整个丞相府寻遍了,才在一出暗格之中寻到燕北王妃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被关在暗格之中不知道有多久,等萧怀瑾寻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看着萧怀瑾出现在面前,萧王妃动了动嘴唇,好半晌却是没说出话。

    华蓁马上命人去寻大夫,却是被萧王妃伸手抓住她的衣裳。

    便只等蹲下身子,看着萧王妃。

    萧王妃目光在萧怀瑾和华蓁身上扫过,随后轻声道:“没想到,你最终还是要跟她在一起,既是如此那就如了你的意,只要你好好活着娘什么都随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萧怀瑾心中说不出的滋味,从小打到萧王妃对他的关系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娘。”萧王妃说着眼中的神色猛地变得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燕文帝的骨血,是娘跟燕文帝生下的孩子,你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。大燕的那个太子是假的,是你父王*了沈怜星留下的野种,怀瑾答应娘,一定要夺了大燕的江山,这些都是属于你的!”说着一口气没接上,抓着萧怀瑾的衣裳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萧怀瑾没想到自己的身世竟是如此,看着萧王妃愣了许久。

    一旁的华蓁听到这些话,也是怔楞住。

    不敢相信,她说的话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战事定下,白玉派人与吐蕃和漠北协商,吐蕃和漠北各自分得了十几个城池,也都各自退兵。

    而这场战役之中,最无助的少帝,只得在众人的安排下退位。

    白玉自然顺理成章的登基,得了大燕的大半江山。

    新帝登基当日,京城所有百姓跪在街头庆贺新帝。

    白玉高坐在金殿之上,看着文武群臣,嘴角微扬。

    定国号为梁,号天启,犒赏三军,封赏功臣。

    宁家此次是立了首功,恢复爵位,宁文承袭魏国公爵位。

    宁武则是封为正一品的武威大将军。

    所有此次有功之人皆是论功行赏,却是独独没有封赏华蓁和萧怀瑾。

    御花园之中,白玉手执白子在棋盘之上落下一子随后看着萧怀瑾:“若我执意要立她为后呢?”

    “那大梁将是历史上时间最短的一个王朝。”萧怀瑾一边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话一出,旁边的侍卫当即拔出手中的武器。

    白玉也停住动作,看着萧怀瑾似是想要看透他一般。

    萧怀瑾却是无所谓的笑笑:“大王该知道我并非是说笑,也该明白对于蓁儿我势在必得,为了她我连江山都放得下,还有什么是坐不住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眼中透出一丝寒芒,顿时叫白玉跟着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白玉这才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萧怀瑾,看到从他骨子里透出的王者之气。

    他明白,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吓唬自己,若是自己强行留下华蓁,萧怀瑾绝对说道做到。

    手中的白子落在棋盘之上,打乱了棋盘的布局。

    白玉站起身来:“不下了,你陪我去走走吧,这偌大的皇宫,朕还有很多地方未曾看过。”

    闻言萧怀瑾恭敬起身,跟在白玉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?”白玉看着御花园的景色装作无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燕云十六州,我在那生的,也该回那去。”萧怀瑾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天策军和宁家铁骑得留下。”白玉说着,眼中带着冷意,似是若是萧怀瑾不同意,他随时会下杀手一般。

    萧怀瑾却是不在意,笑了笑:“天策军乃是我夫人的陪嫁,皇上说了不算,至于宁家铁骑,皇上该跟魏国公说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真以为朕拿你没办法?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办法,皇上已经处置了,不会还在这与我聊这些闲话。”

    萧怀瑾对上白玉的双眸。

    一时间安静下来,旁边伺候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好半晌白玉这才开口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闻言萧怀瑾知道白玉这并非是问他,而是在等他的一个承诺,当即笑着道:“不回来了,对于这大梁的江山我已经没有任何可留恋的,回到燕北好好的生儿育女传宗接代,过些安宁日子。”

    白玉闻言不再说话,只是跟着萧怀瑾往御花园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三月春暖,莺飞草长,宫里的册封的诏书也跟着下来。

    封燕北世子萧怀瑾承袭燕北王爵位,赏黄金千两,白银布匹无数,并赏下无数珍宝,令萧怀瑾三月中旬返回燕北。

    接了圣旨,萧怀瑾看了眼那些赏赐,随后很是无奈:“咱们的皇上当真会算计,这些东西便也叫无数了,就不怕遭人笑话么。”

    惹得华蓁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宁家人得到消息更是高兴的很,但因着怕宁家天策军与萧怀瑾勾结,所以白玉另外下了一道旨。

    宁家人不得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想着这一去不知道要多少年怕是见不到华蓁,宁老夫人便是哭红了双眼。

    撺掇着在京城给他们两个完婚。

    因着萧家已经没了长辈,宁老夫人便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让华蓁从宁家的宅子嫁进茗月轩。

    白玉虽有些不情愿,但毕竟走到这一步,便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命人赏了一对玉如意,后宫的妃子也都跟着给了不少赏赐。

    全都算在华蓁的嫁妆之中。

    成亲当日,光是嫁妆便是有一百二十八抬,第一抬都进了茗月轩的门。

    这最后一抬还没出门。

    端坐在怜影院的小楼之中,入眼之处都是喜庆的大红色。

    身边江芙的声音更是喋喋不休,一个劲说着外面多热闹。

    华蓁却是瞧着这一切失了神。

    她曾经幻想过这一日,却没想到真的等这一日到来,竟是让人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。

    赶等着天黑了些,外面传来宁文和宁武的声音,还有萧怀瑾说胡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别拉我,我还能喝,走去喝本王从未如此高兴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都喝吐了还喝,快点回去洗洗睡吧,你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蓁儿瞧见了可会嫌弃。”宁武的声音却是嫌弃的很。

    将萧怀瑾交给房里伺候的江芙等人,便皱着眉头抱怨了一声:“真没想你酒量这么差,还吐了我一身,真的臭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抱怨,一边跟宁文去外面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而萧怀瑾自打门一关上,就瞬间清醒了,走到床边看着华蓁脸上堆满了笑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华蓁放下手中的扇子,看着萧怀瑾:“你吐我二表哥身上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莫要生气,若不如此你夫君怎能脱身。”

    说着坐在床边,还很是贴心的说道:“放心,我全吐在他身上,自己没沾到不会熏着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却是惹得华蓁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萧怀瑾当即趁机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江芙见此赶紧带着伺候的丫鬟退了出去,屋子里只剩下华蓁和萧怀瑾二人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猛地安静下来,华蓁心头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连也跟着涨红。

    萧怀瑾瞧着却是越发的欢喜:“夫人时间不早了,咱们是否该熄灯,研究研究传宗接代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华蓁脸更是燥红的很,身子也跟着发烫起来,却是强撑着:“你娶我就是想叫我给你传宗接代不成?”

    闻言萧怀瑾笑着亲了下华蓁的双唇:“我娶你,是为了与你研究传宗接代的过程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8) 不代表新不小说网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