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到了雍正二年,胤禟能感觉到他们处境越发地艰难了,似乎只要是他们经手的事情,皇上都会找理由责骂。不管是真有问题,还是鸡蛋里头挑骨头,反正只要能让他们难受,皇上就会觉得高兴。

    胤禟能感觉到胤禩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了,甚至有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他的灰心。可这又怎么样,他早已不将这些看在眼里,反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。至于后院的那些女人,胤禟明着没有出手,暗地里却让好几个侍妾重病在床,良久未曾再出现在人情。

    董鄂氏作为后院的女主人,即便胤禟做事不会给她打招呼,但是时间长了,她还是可以能得到不少消息的。

    刘氏作为胤禟的新宠,她本以为是最能转移胤禟注意力的,可惜却是最新病倒的,而兆佳氏作为能跟婉兮平分秋色的人,她本以为有她挡在前面,这事情再怎么算也算不到她头上。事实上的确没有算到她头上,结果无非就是刘氏重病在床,兆佳氏已然不能动弹了,再拖也不过就是近段时间的事了。

    撇开这两人,其他的人是死还是病,董鄂氏都不关注,因为能给她当挡箭牌的就只有这两个,可偏偏这两个一前一后的都病了,要说里面没有猫腻,谁信!

    这不,就在她以为事情随着时间,又或者说要随着刘氏和兆佳氏的死而结束时,林初九竟然亲自过来正院请她过书房一趟。

    董鄂氏一时间,这心里又惊又喜,自打完颜氏入府,她就很少再得胤禟的宠幸了。即便送些汤汤水水的去书房也见不着人,今天突地被请到书房,她心里有些忐忑的同时,更多的是庆幸,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的心软放过完颜氏,否则现在的她别说去书房了,怕是想见爷一面都难。而现在,不管爷为什么将目光投在她身上,对她来说,这都是一个好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爷,身子要紧,这政务再急,也没有自个的身子重要。妾身让小厨房做了几个小菜,爷要不要尝尝?”董鄂氏一见书房,看着正在批折子的胤禟,等了片刻,眼见胤禟一本接着一本的批,她只得自行开口,只是脸上从头到尾都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,董鄂氏就算再没眼色也在备受冷落的情况下学会了看胤禟的眼色,或者说认清自己的身份。刚嫁过来时,她还自持身份,想让胤禟哄她,结果胤禟一个接一个地往后院纳美,逼得她不得不投降。之后,即便她学会了退让,但是胤禟却没那个耐心等着她,再者她又没能为胤禟生下儿子,就致使她的腰杆越来越低,低得再也直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胤禟抬起头来,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,随后接过她递来的筷子,夹了一口小菜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董鄂氏似受到鼓舞一般,觉得胤禟在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后,终于发现她的好了。一时之间,董鄂氏不由得忘了之前的不安,大胆地往胤禟身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“福晋近来辛苦了!”胤禟轻轻挑了挑眉头,目光扫了董鄂氏一眼,看着她洋洋得意的神色,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可惜董鄂氏并没有发现,还以为胤禟说这话是在夸她,一时间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变得更加灿烂了,皱纹也显得更加明显了,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,还径自说道:“妾身不辛苦,只要爷好,妾身做再多也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胤禟冷笑一声,伸手的瞬间扔掉手中的筷子,厉声道:“若你能跟兆佳氏她们一起去死,爷会比现在过得更好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书房里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。董鄂氏一声惊呼,眼神里甚至透着一丝怀疑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!但是胤禟的表情说明了一切,这使得董鄂氏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一片,甚至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在发颤。

    胤禟却不管这些,继续说道:“你做得那些事情,爷心里都清楚,之所以对兆佳氏她们下手而不对你下手,不是爷有所顾虑,或者对你有什么情谊,而是爷觉得一旦失去一切,你活着肯定比死了还痛苦!”

    胤禟的话犹如刀剑一般,每一下都刺得董鄂氏心里鲜血淋漓。此时的她想起过来之前心底的一抹不安,不由得呜咽地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爷,妾身到底是哪里做错了,才惹得你如此相待,还请爷明示?”董鄂氏跪在地上,身子伏在地上,倒是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做错了?你哪里都做错了!她既然不在这个世上了,那么你们也不配苟活于世,又或者说活得如此的安逸。”胤禟一阵冷笑,说出的话犹如冰霜一般,让董鄂氏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董鄂氏或许从来不曾想过,除掉婉兮带来的会是毁灭。若说她之前还庆幸毁了婉兮的话,那么现在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般急迫地除掉她了。不过,她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责怪自己,只会将仇恨和埋怨推给别人,而此时原本被董鄂氏当成挡箭牌的刘氏和兆佳氏,此时又成了代罪羔羊。

    “行了!爷今儿个让你过来就是为了让你知道,不仅以后这府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,就是你死了,你也没资格跟爷葬在一起。”胤禟看着好似被雷劈了的董鄂氏,突然没了跟她算帐的想法,挥了挥手道:“林初九,让人将她拖出去!”

    林初九看着胤禟一脸厌倦的模样,也不敢怠慢,招呼几个人,直接就将董鄂氏给拖了出去。他可不管董鄂氏记不记恨,更不管她是不是能下台,他只知道伤了他主子的都是他的敌人,不必给什么脸面,即便董鄂氏在名义上是他的女主子,可主子爷不承认,管他名义上是谁,他该打脸的时候只会用力打脸。

    等到董鄂氏回到正院的时候,整个后院的妾氏大概都得到了消息,此时的她们再无逼迫婉兮时的跋扈,一个个犹如惊弓之鸟一般,龟缩在自己的院落里,轻易不敢冒头,就更别提争宠了。

    胤禟也不管后院的这些女人到底是什么想法?自打婉兮过逝之后,他便将孩子统统带到了前院,身边安排的人都十分地有讲究,教育方面也十分地下功夫,可以说他直接切断了他们母子、母女之间的联系,甚至暗地里也有安排。只要他的儿女再对这些女人心软,那他安排的人便直接要了这些女人的性命,反正她们的死活在当今圣上或者任何一个人眼里,其实都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胤禟的做法虽然惹来了皇上、胤禩他们的关注,不过到底是他府里的事情,两方都没有插手。这些侍妾的娘家就更不可能闹腾了,可以说身份低有的时候就代表着没有资格开口,现在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之后,九阿哥后院里的动静一直未曾消失,直到雍正三年,后院似乎每隔两个月都会有人死去,这也使得抱有侥幸心理的董鄂氏受了极大的惊吓。至于她的娘家,倒是有心插手,可惜昔日胤禟不计较,这才使她们有了机会,而今,胤禟不允许了,他们连九阿哥府的大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局,不管是坐在皇位上的胤禛,还是虎视眈眈的胤禩,他们永远不可能和平相处。若说之前胤禛不出手中是忌惮于他们,那现在随着时间他掌握了更多的权力,也就是想要他们性命的时候。

    胤禩想要奋力一博,以胤禛继承有问题为由闹事时,胤禟便知道他们的好日子不多了。可明知会死,甚至死得不会太体面,胤禟却没有觉得害怕或者不安,相反地由终地生出一种快要解脱的轻松感来。

    等到胤禩出手之前,胤禟私下里给老十三,也就是如今的怡亲王胤祥送了消息,让他们得已防备,不管事情是否能被阻止,能有这个人情在,他的儿女真要遇到问题,他想依着老十三的性子,肯定会帮上一把才是。

    胤祥虽然讶意于胤禟的做法,可终究还是将这份功劳算在了胤禟身上,毕竟这个消息于他们而言,是真的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雍正四年,当胤禟受胤禩牵连被圈禁时,他走得十分地平静,没有丝毫的反抗,亦没有丝毫的怨愤,无比的配合,只有弘鼎他们哭得无比的伤心。

    “阿玛——”

    “都回去吧!这事你们早就应该知晓的,日后阿玛不在,你们好好过日子。”胤禟说罢,对着他们轻轻地摇了摇头,随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弘鼎他们看着胤禟淡然的背影,哭得更伤心了。他们心里都清楚,此行一别,他们父子怕是再无见面之日了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胤禟在自己被圈禁的地方见到一身光鲜的胤祥时,便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!”胤禟抬头看了他一眼,整个人盘腿坐在地上,表情淡然而平静。

    “九哥知道我会来?”胤祥看着狼狈之下依旧如此淡然的胤禟,心里微微有一丝讶意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钦佩。

    他在收到胤禟送给他的消息后,同皇上一起做了不少的安排,虽然依旧未能防止所有的问题发生,却也阻挡不少问题的出现。只是这事到氏闹得太过,不管是宗室还是民间都有质疑皇上继位的真实性,这一点让皇上恨透了他们,以至于他求情也未能让胤禟幸免,唯一得到的允许,大概就是由他来送他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等你来。老十三,也许你不相信,爷其实一直在等你来送爷最后一程。”胤禟伸出手,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胤祥,整个人都透着一丝期待和欢欣,好似他不是赴死,而是要赶上什么好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胤祥愣了一下,随后将手中的瓷瓶交到了他手上。

    胤禟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从容地喝下瓷瓶里的毒药。可能是来自于胤祥的善意,这药起效很快,胤禟并没有受太多的痛苦,只是闭上双眼的那一刻,他似乎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慢慢朝他走来……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8) 不代表新不小说网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.